yy直播互动娱乐秀场

浏览量:9583 时间:2018-02-20

主播 | 张初,作者 |?不二大叔音乐 | 爱乐之城?01 半年前我还在上一家公司熬夜写策划的时候,就收到了几个月没联系的大学朋友阿文发来微信消息:“我辞职了!”我有点讶异,毕竟那家公司一直都把她当骨干培养。?大学没毕业的时候,阿文就只身北上,选择了这家公司实习。那时候学校还有课程没有完成,她就一意孤行,离校两千里,去了北京。刚去的时候,租下房子,还来不及买被褥,就睡在硬床板上过了一个多礼拜。两个月后回来交期中作业时,脱发更严重了。我问她:“为什么非得是北京?”?她跟我说:“那是一个你努力奔跑,奋力追梦而不会受到嘲笑的地方,我是易尴尬体质,而在这里,你不必因为你有梦想而尴尬。”?我想我理解她的意思。这种人其实不少见,我们身边常常有那种,看见你早起背单词,就说:“哟,这么认真啊!”看见你熬夜为社团活动写方案,就说:“哟,这么有奉献精神啊!”这种人,永远对你严肃对待的事情,施以冷嘲热讽,好像“坚持自己的梦想”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。阿文的大学室友就是这种人。只不过是她的室友喜欢追求好看的绩点,阿文喜欢投身于社团工作。?阿文是个爱摇滚爱旅行爱看书看电影的女生,她最大的梦想是可以带上相机出发,做一个旅游记者。后来她因为优秀的社团工作经验,获得了一份北京的媒体工作,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北上,她的室友们也从此闭嘴了。我很欣喜于她能在北京,离开嘲笑声,一心一意地追求她的新闻梦想。她租住在公司附近,早上妆也不化,洗把脸就去公司健身房跑步,跑完步洗个澡就开始工作。努力的她也终于得到领导赏识,处处器重她,把一些重要的案子交给她。?所以我对她的辞职很讶异。她回答我说:“我受够了写不完的无中生有的地产负面新闻,我觉得离我做旅游记者的初衷越来越远了。现在攒够钱了,终于可以辞职了。”?她说,一定要去看英国的大笨钟,一定要去吃加拿大的枫糖煎三文鱼,一定要到星条旗的国度走一走,一定要为自己旅游记者的梦想去搏一搏。所以带着钱带着相机就出发了。后来,她边走边拍边写,成为了一个旅游博主,粉丝不算很多,但也有了自己的一批忠实读者。?我很喜欢这种率性做自己的女生,没有什么是拴得住她们的,也从来不需要别人来告诉她们怎么做,思想上的成熟让人钦佩。她们的心里,有一个确定的方向,不必诉诸于任何权威的经验,哪怕需要在鲜少人至的路上踽踽独行,也会坚定心中的选择走下去。??02 有意思的是,我另一个朋友小颗和阿文完全是相反的两类人,她们却巧合般的成为了同一个社团的主席、副主席。阿文是严肃、不苟言笑、喜欢大刀阔斧改革的主席,小颗则是亲和、善解人意、主张温和循序渐进改革的副主席。阿文思想深刻,处世却稚嫩,不能和部长们私下处好关系;小颗则为人圆滑,擅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管理自己的朋友圈。二人自然就常常意见不合。?但是除去社团事务的意见不合外,二人倒是在新闻理想上常有共通之处。小颗想要当一名社会新闻记者,但不似阿文般洒脱。她无论说话还是做事常常权衡利弊,很有分寸。在依靠社团的平台了解过她想要进入的行业后,非常明白这个职业不仅需要风吹日晒和不规律的作息,更重要的是薪资根本不足以支撑她其他爱好。她又是一个爱好慢生活的人,平时喜欢泡茶种花养宠物和看展览。?她也纠结过好一阵子,到底要选择怎样一条路去坚持。大四毕业那阵儿,参加各种招聘会,投了很多简历,还准备了考研和考公。那个时候她说:每三天就会崩溃一次。在了解过尽可能多的可能性,咨询过尽可能多的学长学姐父母老师后,最后她还是决定好好考公务员。她想,这起码是我经过多方比较,权衡利弊之后选出来的,最适合我自己的路了。?最后当然也考上了,现在在南方某城市的海关,安定地工作着。她说这种安定,让我有余裕去安排自己的那些爱好们,虽然普通,但常常自得其乐。?我前段时间问她:“你现在最在乎什么呀?”?她思考了一下说:“美第一,钱第二。”直率得可爱。?我也很欣赏这样的女孩子,她们不特立独行,追求着大多数人追求的东西,喜欢着大多数人喜欢的事物,最后成为人群中普通的你我,没有动人心魄的故事可说。可是和她们谈起爱好时,她们的眼睛里闪烁着星星,能向你展示自己仍在仰望着的那片星空,叹息着曾经遥远的那个梦想。?所以没有故事又怎样呢,我还是想约这样的女生喝一杯咖啡,从星星月亮谈到人生哲学。?03 我既欣赏不顾一切勇敢追梦的人,也欣赏理性分析做事稳妥的人,因为这样的人,都能坚持心中的选择勇敢走下去,自己掌控人生,不管它是小众还是大众。?我唯独不喜欢的,是那些在两者之间拉锯、徘徊,犹犹豫豫的人。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,走走停停,患得患失,常常半途而废,绝不会试着坚持一条路走到黑。“坚持”这件事有多重要呢?就是哪怕你们选择的是两个不同的方向,你也能在自己选择的那条路上活出自我,活出精彩。很多人在二十几岁的年纪里,常常觉得前路迷蒙,伸手看不见方向,不知哪条路才是正确之选。于是这些人求助于经验和权威,抱希望于让成功者给指一条明路。?但这些经验和权威往往也并不完全可靠,不仅仅是“成功不可复制”的问题,还因为我们总